关于恒正


信息概要


专业服务


新闻中心


暹罗之旅

作者:黄石  发布时间:2018-04-20

当我手忙脚乱的回应着机场工作人员双手合十伴着微笑的“萨瓦迪卡”问候声时,才真正意识到踏上了异国的土地。来来往往的过客,似曾相识的落地大窗,蓝天白云下涂着各色醒目颜色的繁忙的班机,钢筋水泥的装饰等总是类似的,不同的是人。

pic pic

出了机场,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都是异国他乡的感觉,一股新奇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不禁对接下来的几天旅程充满了期待。

领队告诉我们说,四月份是泰国的夏季,正是最热的时候。白天街上到处都是穿着短袖、踏着凉鞋的人们,还真跟夏天的重庆有点像呢,只是这儿的紫外线格外强烈,晒的人皮肤发红,算是爱美人士的大敌了。

pic pic pic

我们到达普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坐了四个小时的飞机却也不觉累。七八人相约顺着宾馆旁边的马路走着,因为正是夏季,路边田地里的蛙鸣此起彼伏,夹杂着不知名的昆虫鸣唱声,稀星茫茫,夜色深沉,伴着暖暖的微风,仿佛置身于重庆的夏夜。伴着昏黄的路灯,一边走一边低声交谈着,路两边是矮矮的房屋,带有围墙,从正门过便能看见院子里的一边供奉着精美的佛龛,那是四面佛,是泰国人最爱供奉的佛像,祈祷祂会给人们带来健康、爱情、事业与财运,寄托着人们最美好的追求。

十来分钟后,到了热闹点的主街上,路边有个灯光明亮的小吃摊,摆放着许多认不出的食物。踌躇半晌,不知该怎么和这位裹着头巾的阿姨交流,最后指着一份类似鸡腿咖喱饭的食物说道“how much?”“40块泰铢”摊主的普通话字正腔圆,“two”我比划着两根手指,一时没反应过来。又和朋友们一起在超市买了些很有意思的吃食,一行人拧着大袋小袋回了酒店。

第二天早上7点钟就醒了,大概是生物钟还没调整过来。窗外的景色还不错,白白的云铺满了天空,或厚或薄,透过云层能看见后面的蓝色,或浅或深,层次分明。放眼望去,多是低矮的庭院,夹杂着翠绿的树木,视野辽阔,极远处似乎能见着海的一线碧蓝。

大巴车安静而平稳的行驶着,载着我们驶向景区,道路上的车都极少鸣笛,时而从窗外划过的机车轰鸣声算是为数不多的噪音来源了。这里的人们似乎钟爱于电动车,霸占着车道的大部分空间。路边倒是有一道很特别的风景线——一根根黝黑的电线组成了一道排网被高高的方形电线杆撑着沿道路拉向远方,据领队给我们介绍说是基于民众对土地的所有权和信仰的原因而无法将缆线埋到地下,又因为泰国蛇类众多,为了防止这些不安分的家伙造成危害而特意将电线杆制成了四方形。

pic pic

“哇,看外面!”忽然传来了朋友们的惊讶声,探头望去见着了一副美丽的景色——猛一看吓我一跳,难道我们在沙滩上行驶吗?映入眼帘的是看不见边际的绿翡翠,距我们越远着色越深,触手可及的岸边能清晰的看见许多小船儿的底,似乎还攀着水草呢。海浪轻揉着沙滩,将一捧捧金色的沙拥入怀中再推上岸边,乐此不疲。明亮的阳光将极远处的翠绿小岛,翩跹于空中的海鸟,透亮的碧波,彩饰的小船儿,金色的沙滩调色成一幅画印在了我们心头,车厢里静谧极了,安静的欣赏着大自然赠予我们的胜景。“这就不错啦?后面还有更好的呢!”领队忍不住笑着说道,“这样就可以了!”不知是哪位脱口而出,车厢里哄笑了起来。

pic

神仙半岛位于普吉岛的最南端,登高望远,云烟袅袅,碧波微澜,远处的小岛礁石密布,在海浪的冲刷下围成一圈白色的裙带。几艘帆船点缀在海面,都降下了风帆,露着洁白的船身和高高的桅杆随着波浪起伏摇曳。岛上遍布着椰子树和棕榈树等热带植物,海风轻拂,梭梭作响。日光炎炎,仿佛要将人照的通透,措手不及的朋友只好买来一顶帽子躲着这热情。

pic pic

下午来到了大象公园,与这儿的亚洲象来了一番零距离接触。与在国内公园远距离的观赏不同,我们两人一组登上三米来高的阁楼,小心翼翼的跨到刚好齐平的黝黑象背上,坐在简易的椅子上不免让人心慌,当大象在驯兽员的口令下慢慢走动起来后,视野开始晃动,双手不禁牢牢的抓住了扶手。摇晃着前行了十多米后心情慢慢放松下来,高高的象背上自有一番新奇的体验。骑完大象,游乐场的驯兽师又给我们表演了斗鸡、耍猴,颇具当地特色,不过最有趣的却是压轴的小象表演。两岁大小的象已经颇具身量了,见着我们一点也不怕生,时而扬起象鼻带着奶音和我们打招呼呢,一番逗趣的表演也是让朋友们乐的收不住声,节目最后是必不可少的拍照环节。游乐一番大家也有了些许疲倦,于是坐在凉爽的竹屋里来了一次足部鱼疗。

pic pic

闻惯了汽车尾气的我们,与这些自然精灵接触片刻,仿佛身心也透彻了许多,带着一种不真实感,更有来自心底的触动刺激着被城市里四四方方的钢筋水泥包裹着的人们,当我们坐上大巴车的时候,那竹屋里的微风似乎还在心里涤荡着。。。。。。

我们又参加了名为“佛吉水舞”的泼水节目,演员们在优美的舞姿里为游客展示了丰富多彩的宗教文化,歌声甜美,而后游客们身着鲜艳的短衫短裤,面孔各异的朋友们捧着清凉的水洒向四周,不论相识与否,皆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气氛里。

pic

晚上的节目便是我们此行最期待的——人妖秀。60分钟的表演时间里,雌雄莫辨的演员们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场精彩的演出,或激情热烈、或五彩缤纷、或神秘悠远、或矫健轻灵、或高昂、或清越、或诙谐、或文艺,除了“他们”神秘的性别之外,更让人惊讶的是专业的表演值得人们为之奉上一次次的热烈掌声 ,感谢这群表演者的精彩演出。遗憾的是秀场内不能拍照摄像,朋友们只能身临其境的去感受一番了,更可惜的是除了听出表演者演唱了一首“当雪花爱上梅花”的中国歌曲,接着一场身着朝鲜民族服装的打着鼓的载歌载舞的精彩演出,笔者除了赞叹之外却是了解不多,殊为可惜。可以想象,这群有趣而专业的表演者们在台下肯定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汗水与辛苦,不得不让人为之敬佩。

第二日天气甚好,紫外线也没有第一天那么强烈,波涛微澜,一艘艘涂着白漆,盖着橘红色或蓝色帆布顶的游艇,沿着码头排向海中。伴着一阵轰鸣声,船儿与我们的心情一同出发了,微腥的海风和着水汽迎面扑来。海水渐渐由翠绿变的浅蓝,远处的岛屿陆地也渐变成了水墨画的底色,海浪渐兴,失重感时而传来,一望无垠,这是水的世界,天空和海面在极远处融为一色,悠悠几朵白云分出了天与海的属性。灰色的海鸟在波涛间迅捷的忙碌着,让人为之担心是否有落脚的地方。

pic

颠簸了40来分钟后,我们终于到了著名的“天堂湾”。三面环山,奇石嶙峋,山体覆盖着翠绿的植被,船儿慢慢靠近,在日光和山体植被的调色下,水面又渐渐变成了碧玉般的模样。片刻后,游艇就行驶到了三面山围成的港湾里,这儿空气凉爽,却感受不到海风,仿佛一切的干扰都被挡在了山外一般,海湾里停靠了许多游艇,游客们在平静的海水里嬉戏,我们也迫不及待的加入了其中,早就想亲近这片深邃的蓝宝石了。后来领队告诉我们在当年的印尼海啸中这座港湾为许多人遮挡了风雨,拯救了人们的性命,不禁让人对它充满了感激,感恩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pic pic pic pic

离开了天堂湾,路过一处挂满钟乳石的奇特洞穴,守卫森严,领队介绍说这个几乎贴着海面的洞穴是盛产金丝燕窝的地方,崖洞里架设着许多竹竿制成的脚手架,直指洞顶,供采集燕窝的人攀爬。这项工作非常危险,洞穴的地面怪石突起,光线昏暗空气潮湿,同时采集工人还要非常小心的查看一个个小窝,不能惊吓到了生活在这里的燕子。昂贵的东西也许包含了一份沉重的代价,没有保险公司乐意为他们承保。

pic

将近中午的时候,游艇停靠在一弯浅浅的金色沙滩,太阳毫不吝啬它的能量,铺满了眼前的世界,摇曳出一片金光,稍远处是一面碧绿的颜色,极目眺望,远处就剩一条窄窄的深蓝,界限分明。沙滩粗粝,摩挲着脚掌,在这里,摇曳的椰子树和着温暖的海风陪我们吃过了午餐。

pic pic

午休片刻后我们来到了翠竹岛,岛屿很大,放眼望去是一片洁白的沙滩,沙滩后面是郁郁葱葱的热带植被。下午的阳光愈加暴烈了,树荫里却透着一阵凉意,人们在这儿或卧或坐,又或者下到不远的海里畅游一番,倍觉爽快。

pic

接着是帝王岛,比邻的岛屿很多,却少见有相连的,小岛面积不大,铺满了金色的细沙。游客很多,热闹而喧嚣,岛上的店家放着欢快的歌曲,在长长的遮阳棚下的躺椅上,捧着一个沉甸甸的椰子,看着欢闹的人们,哼着听不懂的歌谣,几许悠闲徜徉心间。。。。。。

pic

下午5点多回到了我们出发的码头,再不见阳光明媚碧波起伏,云层厚重,似乎触手可及,风将其揉成了各种形状,岸边的椰树也低伏了,远处天色昏暗,暴雨将至。

pic pic

晚餐为我们摆了六七桌自助火锅——泰式火锅,桌洞中间一边是白水火锅,一边是架的锡纸准备烤着吃。待我们坐好后,店家笑眯眯的端来了一包包火锅底料和几盘辣椒碟,当然这是要另外收费的,谁说泰国人不会做生意来着?食材丰富,有荤有素,除了锅里烧的咕噜的开水基本与国内相差不大,吃到一半,店外面终于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远处的山也变得模糊了。

第三天我们来到了珊瑚岛,岛上的游乐项目不少,有深潜、汽艇、海底漫步、降落伞、钓鱼等等,游客熙熙攘攘,划做了一个个片区。在解说员风趣幽默的介绍后,朋友们各自寻找着自己喜爱的项目。

pic

晚餐是丰盛的海鲜大餐,各种贝类、大虾以及叫不上名字的食材,外观狰狞,味道偏甜、酸少辣,不过肉质鲜美,配上水果拼盘和菠萝饭,再来一碗鲜美的冬阴功汤,满满当当的一桌,满足了我们的饕餮之欲。

第四天,我们来到了当地的一座寺庙,环境静幽,绿树成荫,隐约可听到诵经声。院子里的无忧树枝繁叶茂,颇有年岁,伸下来的一支挂满了无忧果,情不自禁用手轻拂,望能除去心中的烦忧。领队低声为我们讲述着佛教礼仪,带我们礼拜了四面佛。在去正殿朝拜释迦摩尼佛祖的路上,偶遇几只懒洋洋躺在石凳上晒太阳的胖猫,领队说是寺内的僧人收养的,忍不住逗一逗,发现和国产的没什么不同——不论贫穷或者富贵,猫咪都是瞧不起你的。

pic pic

一行人很快就出了寺庙,回首望去,巨大的金色卧佛横侧于白墙红瓦间,以手支头面带微笑注视着世间,大雄宝殿高大宏伟,八根洁白耸立的立柱更显广大,飞檐斗拱,鳞鳞红瓦,屋脊装饰着金色和白色的线条,正面饰以飞天、孔雀,华丽非常。

出来旅游,购物是少不了的必要环节,不止满足自己的需要,也为家人朋友带些特产趣物增进感情,何乐而不为呢。不得不夸下这儿的商人们很会做生意——希望你多买两盒蛇药,就先请你欣赏一番逗蛇表演,甚至亲手摸一摸,往身上挂一挂引起他人的几声惊呼;希望你多买点燕窝,就先请你在干净整洁的茶室里品尝一番;希望你买几床乳胶床垫,你哪怕是躺在展览品上睡上半小时也是无妨;希望你买几颗珠宝,便不厌其烦,始终面带微笑的为你取出各种款式试戴,就算不买也是毫无芥蒂。

唯一的遗憾是离开普吉的时候是在深夜,见不清它的全貌,下方点点灯光遗落在大地上,茫茫的月光透过云层洒落在飞机翅膀上,反射着清冷的星辉。云层近了,下方的灯火更加稀疏了,晚安,普吉,再见,泰国。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